辛芷蕾坦承:我就是想红,我就是那个有欲望的演员!

辛芷蕾坦承:我就是想红,我就是那个有欲望的

最近有条抖音火了。

9月11日将要上映的新片《我的女友是机器人》拍摄过程中,为了达到导演要求的效果,演员辛芷蕾在重庆酷暑的40度高温下连续拍了6个小时奔跑戏。

关键因为她是机器人,所以不能流汗,不能眨眼……

其实对于演员来说,为了拍出高质量的电影,这些付出都是应该的。辛芷蕾也觉得这是份内的事,一点不觉得值得表扬,反而很感谢剧组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

但辛芷蕾这种为了拍戏豁得出去的“拼命三娘”精神,以及工作人员为影片的付出,都是值得肯定的。这也是一条视频收获十几万赞的原因。

不仅如此,拍戏的时候她还疯狂撸串,就连机器人“吃鱼不吐刺”这样的设定,她也在片场用实际行动践行。

从辛芷蕾的表现看,这电影,有戏?

就目前放出的物料,《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在国产片中算得上质量上乘的作品。

影片已经于本周末(9月5日和9月6日)开启限量点映,感兴趣的可以跟番茄君一起一探究竟。

其实当今娱乐圈里,辛芷蕾说不上有多惊艳,但绝对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许多人见到辛芷蕾的第一眼,觉得她实在是太普通了。

这种辨识度不知道何时跟“高级”联系在了一起。但除了相貌,让辛芷蕾火起来来的,还有两件事。

一次采访中,辛芷蕾承认了大多数娱乐圈明星都三缄其口的问题:我就是想红,我就是想赚钱,我就是那个有欲望的演员!

一时间各种评论潮水般涌来,键盘侠们舞动着双手开始了最先一波的攻击。

“她情商真低。”

说真的,在社会当前语境下,“情商”早就跟“圆滑、阿谀、拐弯抹角”联系在了一起。

你直爽,会有人说你情商低;你言明真相,也会有人说你情商低。但在我看来,辛芷蕾这种杀伐果断的气场,反而清新不做作。

娱乐圈谁不想红?谁没有成名欲望?

点破这层窗户纸,才是只属于辛芷蕾的勇气。

第二次出名,是借着综艺《演员的诞生》——节目中,辛芷蕾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

舒畅还原《金枝欲孽》片段的时候,辛芷蕾的表演情绪极为饱满,节奏极为平稳,爆点恰到好处。

两位“不怎么红”的女演员,在这个舞台上着实火了一把,尤其辛芷蕾。

她那个心怀鬼胎的恶毒妃子,赚够观众缘的同时,也把自己送上了热搜第一。

许多人开始对这个女孩感兴趣:她是谁?她红吗?她演技为什么这么好?

吃瓜群众不知道,舞台上这一瞬间的爆发,辛芷蕾整整积攒了30年。

要说家境,辛芷蕾在同级别的女演员里,估计是最差的。

她出生在黑龙江的一个普通家庭,而且是家里的长女。

作为长女,她不仅要早早承担家庭的重担,还要照顾弟弟妹妹。

不想好运并没有落在辛芷蕾这个小家里,父亲的瘫痪让一家人雪上加霜。为了全心全意照顾病重的父亲,辛芷蕾的母亲只能辞去工作,家庭的重担一下就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几乎在我们享受青春的最好年华,辛芷蕾却承受着比同龄孩子数倍的生活压力。

同学们一有空就出去玩,散心。辛芷蕾却用所有的时间去兼职补贴家用。

一次采访中辛芷蕾说,父亲那会特别想买一个笔记本电脑,被辛芷蕾无情拒绝。

每每回想起这件事,辛芷蕾都止不住自责。也正是这些经历,让辛芷蕾比更多人更早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她杀伐果断、敢爱敢恨、百折不挠的直爽性格,也因此形成。

比起多数科班出身的女演员,辛芷蕾起点并不高。

2011年,25岁“高龄”的辛芷蕾才以电视剧《画皮》正式出道。而这部剧,估计大多数观众听都没听说过。

她的名字甚至都没出现在展示出来的演员列表里。

从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辛芷蕾都是靠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影视作品和边边角角的小角色度日。

对当时的她来说,演戏不是事业,而是活路。

真正让辛芷蕾走进观众视野的,是2015年丁黑导演的家庭剧《拥抱星星的月亮》

这个角色,是辛芷蕾毛遂自荐得到的。因为剧中的女一夏明月,人生经历和她十分相似。

当时与她竞争这个角色的女演员不少,有些已经出名。但靠着自己的“欲望”和想出人头地的那股子执着,辛芷蕾最终拿到了女一。

剧没怎么火,但同时驾驭学生时代的少女气息和长大后倔强的辛芷蕾,却第一次让人们看到她在表演上的努力和天赋。

有观众丝毫不吝啬对辛芷蕾的赞美:“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完美女性在辛芷蕾的演绎下让我们在电视上看到而且相信了。”

演活角色,辛芷蕾靠的可不仅仅是天赋。

艰苦生活的历练和超越常人的敬业精神,也许才是这个少年老成姑娘背后,真正成功的秘诀。

也就是在2015年,辛芷蕾还出现在一部剧中:《华胥引之绝爱之城》

她饰演的南宫清,是个完全和夏明月相反的坏女人。

为了让自己“变坏”,她不断挖掘看过的电影、戏剧、小说中的恶人,将这种负能量硬塞给自己。

如今看来,真不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出演的。

2015年是辛芷蕾的转折,站在30岁的门槛上,辛芷蕾突然就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

2016年的《长江图》一举入围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电影的主演辛芷蕾和秦昊功不可没。

辛芷蕾饰演的安陆,除了用一个“美”字,其他语言都乏力了。

她把安陆清澈冷峻,温润平淡的一面诠释地淋漓尽致。

光是多看一会辛芷蕾,就让人心碎。

有人说,辛芷蕾真正演出了“爱的感觉”。

2017年的《绣春刀2:修罗战场》,辛芷蕾饰演的丁白缨一身素衣,清冷干练,一招一式都是练家子。

切断沈炼绣春刀的那一刻,我甚至想起了《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

因为辛芷蕾感情饱满,她也承担了片中的爱情线和大多数泪点。

辛芷蕾还专门为丁白缨发了个微博,她是真心实意在为角色注入自己的理解和情感。

2018年《如懿传》里的金玉妍,辛芷蕾又收起了自己的侠气,回到了安陆的心绪里。

她是皇帝后宫最美的女人,虽然是反派,但几乎所有观众都不希望她盒饭。

她的古装扮相雍容华美,举手投足颇有皇族风范,抬眼一笑,尽是深宫妩媚,妃后城府。

片中有金玉妍跳舞的戏份,辛芷蕾甚至画出了“武林秘籍”来练习,真是到了走火入魔的“戏痴”地步。

2019年,一部《怒晴湘西》《庆余年》,让辛芷蕾成为炙手可热的女演员,距离自己的梦想也越来越近。

真正的女明星,应该是戏外的女明星,在戏里,永远都是普通人。

辛芷蕾也知道自己的今天来之不易。

她唯一想为观众的做的,就是拿作品说话,用角色证明自己的实力和存在的价值。

怎么证明?

一路走来,辛芷蕾只有也只会一种,那就是“拼”。

她从小怕水,偏偏涉及到水的戏特别多。

《长江图》所有拍摄几乎都是漂在长江上完成的,有几次,她需要走到江中,还要在船行驶时,在靠近船桨处跳下水。

还有一场戏,要她沉到长江四五米深的水底,当时已近春节,天冷,水更冷。起初她不敢下去,逼到没时间了,仰头灌了几口老白干,壮了胆,才敢光脚走过江滩淤泥,一步步走过去,再没入水中。

“后来我想通了,如果就要我淹在那儿,也是我的命,人生本就无常。” 辛芷蕾说。

《怒晴湘西》,她受伤了打着石膏去见导演,拍《紧急救援》,她不仅要开直升机,还要潜水6米,几乎次次都被呛。

知道生活的苦才知道应该怎么去拼,这句话很适合辛芷蕾。

尤其在娱乐圈越来越浮夸的今天,辛芷蕾就是一股清流。

敬业的清流,演技的清流,也是人生的清流。

周迅曾对辛芷蕾说,自己这辈子唯一负责任的事儿,就是演戏。

这句话对她影响颇深——

“我也想做一个纯粹的演员,享受演戏的过程,太迷人了。”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0 www.kkbds.top  E-Mail:hrjlko@qq.com  

观看记录